上海股票配资招聘ST信通14跌停股价腰斩 大股东“灯下黑”谜团待解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炒股吧,炒股赚钱了

  继问题股*ST中安(6006上海股票配资招聘54.SH)与*ST众和(002070.SZ)之后,ST信通(600289.SH)也陷入了崩盘式跌停。

  截至1月16日,ST信通已经连续出现14个“一字”跌停,累计跌幅高达51.25%,报收5.65元/股,市值蒸发逾37.48亿元。这意味着,包括证金公司和汇金公司在内的5.64万户投资者,在ST信通复牌以来的14个交易日中,已经遭受了腰斩以上的持股损失。

  而复牌经历3个跌停后即在2017年12月30日宣告股权质押融资已经触碰警戒平仓线的ST信通实控人,正在推进债务重组及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

  “目前我们没有收到大股东被平仓和债务重组进展的通知,”ST信通工作人员1月16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如果公司存在违法违规的情况下,投资者可以去咨询上交所和证监局,然后根上海股票配资招聘据相关规定索赔。”

  申请冻结资金超净资产

  ST信通如今的一系列危机,来源于“灯下黑”的暗箱操作。

  据黑龙江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2017年3月27日,ST信通与华融信托签订合同,明确约定ST信通对控股股东亿阳集团的贷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但公司未按相关规定履行法定的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

  上交所监管工作函亦指出,对于前述担保事项,ST信通未及时披露公告和未履行相应决策程序,后续可能存在比较严重的偿债风险。

  由此,2017年12月6日,ST信通收到了证监会调查通知书,事由正是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证监会的现场调查已经结束,结果得看证监会的调查结论。”ST信通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而控股股东亿阳集团给ST信通带来的危机还在持续发酵。据公告,ST信通被法院申请冻结的资金总额为34.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比例为107%,实际冻结8.62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26.83%。

  ST信通称,上述冻结资金事项,已经涉及公司的基本账户、募集资金专户和一般结算账户,对公司的招投标等日上海股票配资招聘常生产经营已经造成较大影响,冻结事项与控股股东亿阳集团的债权、债务相关。

  此外,ST信通还涉及法律诉讼17起和涉及仲裁2起,有6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均与亿阳集团的债权债务纠纷相关。

  但亿阳集团的债务“黑洞”究竟有多大,外界尚无从知晓。有据可查的是,亿阳集团所持占ST信通32.89%的20757.35万股,悉数处于质押状态和被司法冻结与轮候冻结,其中2017年12月27日披露的广东省高级法院执行的股权冻结为第30轮候冻结。

  而ST信通股价尚在9.94元/股时就出现股权质押融资触碰警戒平仓线的亿阳集团,却在2017年8月18日宣布计上海股票配资招聘划以不超过每股16元的价格增持1%至2%的股份,增持股份计划实施期限为6个月内。增持计划披露前一个交易日,ST信通的收盘价为10.94元/股。

  但危机爆发之后,ST信通向亿阳集团进行书面问询履行承诺增持事项,至今却无下文。

  “很明显,亿阳集团的资金链尤其是股权质押在当时已经出现了风险,这才推出了远高于现实股价的最高增持价,这种做法带有欺骗性质,因为从后来的情况来看,亿阳集团根本没有能力实施增持计划。”一位大型券商资管人士认为。

  不仅如此,2017年8月21日和22日,多家媒体报道,ST信通对外表示与中国联通展开全面合作、已筹备信通雄安人工智能基地等。但在上交所的问询下,ST信通表示“已筹备信通雄安人工智能基地”的报道内容不实,并要求亿阳集团在其微信平台上删除该报道。

  重组及新进股东悬疑

  亿阳集团除了以在“雄安新区”筹办“人工智能”基地等迎合市场热点概念的虚假信息刺激股价,ST信通在2017年筹划的两次重组,亦带有忽悠成分。

  公告显示,2017年5月10日,ST信通以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开始停牌,但当年8月15日宣告终止,蹊跷的是,导致此次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九成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不超过70%股份无法成行的原因,却是资本市场极其罕见的独立财务顾问不出具预案核查意见。

  据公告,在ST信通与交易对方及各中介机构论证交易方案时,独立财务顾问光大证券就标的内核提出了问题,而交易对方也出具了相关承诺,但在最后一刻,光大证券还是认为交易对方的部分承诺事项本年度存在无法完成的风险,不出具预案的核查意见,导致购买资产无法继续进行。

  之后,亿阳集团债务危机公开爆发,在2017年9月26日披露所持ST信通股权悉数被司法冻结的同时,宣布筹划涉及资产交易的重大事项,当日起停牌。但因ST信通随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只得在2017年12月14日叫停。

  但股价刺激无效、停牌重组又无法继续的ST信通,除了亿阳集团所持股份首当其冲触碰警戒平仓线,其2016年度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亦陷入大幅亏损。

  公开资料表明,ST信通2016年度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公告购买占总股本0.106%的59.96万股,成交均价为15.106元/股,购买总价为905.75万元,锁定期于2017年9月28日届满。

  而锁定期届满之际遭逢停牌且已经发生亏损的2016年度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截至今年1月16日的亏损幅度高达62.6%。

  另外,ST信通在2016年10月实施的定增再融资中,其2015年度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以17.07元/股认购66.9966万股,认购金额为1143.3万元,限售期为36个月。而该员工持股计划虽然要到2019年10月解除限售,但目前高达66.9%的账面浮亏令人唏嘘。

  引起关注的还在于,ST信通因停牌重组,在2017年第三季度只有27个交易日,但当季度出现了吴亚峰、唐春山、郭世民与姜智珲4名新进自然人股东,分别持有249.39万股、240.31万股、234.16万股和229.75万股。由于ST信通自2017年12月27日复牌以来皆是“一字”跌停,这些无论以何种原因在当年三季度抢进的投资者,目前同样损失惨重

  不过,尽管亿阳集团爆发一系列危机危及ST信通,但尚有日常经营性合同签约,据1月16日公告,ST信通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陕西公司订立软件开发服务框架合同,金额为10402万元,占公司上一年营业收入的7.8%。此前的1月13日亦公告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西藏公司订立2000万元合同。

  “公司没有做过比较,所以不清楚目前日常经营性合同下降多少,”前述ST信通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经营是否正常,看你怎么界定,现在大家都正常来上班,业务也相继在开展,昨天(1月15日)刚发了工资,没有拖欠。”

(原标题:ST信通14跌停股价腰斩大股东“灯下黑”谜团待解)